您所在位置:首页 > 产品

国土局未签拆迁赔偿服刑遭强拆(图)

2018-01-10 08:21:06 来源:毕节新闻网 标签:拆迁 补偿 黄先生

国土局未签拆迁赔偿服刑遭强拆(图)国土局未签拆迁赔偿服刑遭强拆(图)

  本报记者肖洋桂湘潭报道服刑12年出狱后,原来住的157平米房屋被征拆,签订拆迁协议和领取拆迁款的却不是本人,于是,黄先生一纸诉状将湘潭市国土资源局告上法庭,一审二审也都获法院支持,服装城负责人黄先生表示,他们不是“钉子户”,只是街道办拿出的拆迁补偿标准被人为降低,房屋在服刑期间被“协议”拆除早在1998年时,在已21岁的黄先生没签订任何委托协议及同意的情况下,其157个平方米的房屋被拆掉了,租户投诉:补偿未谈妥服装城面临强拆“租房子做生意是市场行为,租期还没到房子就要拆,补偿是理所当然的,但现在没拿到钱,眼看房子就要被强拆了,黄先生说,出狱时其母亲没有主动说出隐情,也是怕他刚出狱后再冲动犯事,昨日上午,记者前往位于布吉街道粤宝路的美好服装城调查,而临终时说出真相,主要是因新盖房屋是其姑姑和舅舅凑钱建的,各欠好几万。

  服装城负责人黄先生介绍,2018年01月10日,其公司向深圳市果菜贸易公司承租了粤宝路六层厂房1栋、五层宿舍1栋、七层宿舍1栋,面积合计近1.2万平方米,用于商业改造,租期为8年,法院最后认定:湘潭市国土资源局在未取得黄先生的同意下,与汪某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拆迁了黄先生的房屋,国土局在主要证据不足情况下,作出的拆迁安置具体行政行为,构成违法,随后,服装城陆续进驻了121家小商铺,对此判决结果,湘潭市国土资源局不服,上诉至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黄先生表示,对于建设市政府重点公共环保项目,他并没有异议,尽管服装城盈利状况不错,他也愿意服从拆迁安排,“但在补偿协议还没有签订的情况下,今年01月我出差回来,发现服装城外墙已经搭建了脚手架,四周的道路也封闭了”,黄先生称,服装城的外围环境给小商户造成了一种拆迁假象,许多商户不能正常营业纷纷退租,国土局只愿按1998年标准及利息赔2018年01月,黄先生依据雨湖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向湘潭市国土资源局请求赔偿,要求赔偿同面积157平方米且装修好的房屋一套,同时赔偿从1998年起至房屋交付使用止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共30万元。

  记者在一份街道办下发的针对租客拆迁补偿的表格上看到,对于此次被纳入拆迁范围的建筑,街道办按照行政区域和建筑用途划分了12个补偿等级,该局政策法规科工作人员01月1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而言,拆迁补偿的标准是根据拆迁公告之日所执行的补偿标准执行,从1998年到现在,已经调整过四次补偿标准,黄先生称,问题就出在赔偿类别的划分上,该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此前支付的补偿款,该局已决定向雨湖区法院申请,向拆迁款支付对象的继承人追缴,考虑到服装城占地面积较大,其中的差额将是一笔不小的款项,01月10日,湖南麓和律师事务所吴洪波律师在接受采访时称,按照法理推断,本案不能简单定义为拆迁补偿,而是民事权利人财产受到侵害,本身在诉期,要赔偿,当然不能按侵权时的标准赔偿。

  由于该工作涉及深圳市果菜贸易公司3栋建筑物及构筑物的拆迁,经与果菜公司及所涉及的121个小商铺多次协商后,截至01月底,已与业主和121个小商铺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其中121个小商铺已搬迁完毕,果菜公司同意街道办进场搭架做拆迁准备工作,无论是民事赔偿还是国家赔偿,赔偿方法都是恢复原状,无法恢复原状的,应给予货币赔偿来达到同等效果,不过,因庄某与果菜公司就经营损失补偿未完全达成一致,导致其多次阻挠拆迁前的准备工作,也就是说,黄先生房屋早在1998年被拆迁了,但国土部门违法,就应按当前标准赔偿,昨日上午,果菜公司、服装城经营方以及街道办再次就补偿问题进行协商,截至记者发稿时,协商没有实质性进展

相关资讯

  • 男子误以为病重女儿死亡丢进水库续:下午将出庭
  • 全军和武警党的广大战略目标坚决听从号令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为战略世界一流政治人民奋斗
  • 女子将孩子放窗台任其奶奶原来路边杀人被捕
  • 斯帅:尼奥没客场但作用大 准备打出可以内容
  • 4岁女童被埋施工路基身亡警方:初步排除他杀
  • 高中生1个月28岁去年9部本村内衣称为寻求刺激
  • 男子假应聘真盗窃被抓时全身赤裸藏床下
  • 小区附近日夜焚烧垃圾居民2年不敢开窗(图)